428落幕后的遗憾

Posted in 社会 (Society), 政经文教 (Politic) on May 1, 2012 by sanjiun

428净选3.0落幕了,成为了大马史上最多人参与的街头请愿活动。尽管如此,这次的集会,发生了好多“脱轨”的事件。如果说这一切都是如郑云城说的,是“精准的失控”,那么我们已经堕入了国阵设下的圈套。顺理成章的被抹黑成为暴民。

体验过了那么多次的大型集会,今年的集会,的确让我(还有身边一些朋友)困扰。这次的集会不止人数多,很多更是首走族,缺乏在大型集会的时候的经验。应该要跟谁,不应该跟谁。什么样的举动是“不该”。遇上乱来的人,应该阻止,而不是一窝蜂跟着做。

因此集会过了,我却多了几分忧心和遗憾。

(一)

集会前几天,有人在我的面书上留下了这段话:

ON 428, pls along chicken eggs.. if FRU spray chemical water then throw it to truck windscreen (it make the windscreen blur), if FRU fire tear gas, then only we fire back chicken egg and make the road slip so that they cant catch innocent ppl. PLS SHARE AND SPREAD around… do you prefer to sit and get chemical water and tear gas??  chicken egg not weapon and no harm to ppl.

这番言论,令我吃惊。我回复了他,严厉的谴责。他的理由是:鸡蛋不是武器。

他始终不明白,鸡蛋虽然不是武器,但“扔掷”的动作已经算是一种“挑衅”。这种“报复性”的念头,已经足够。428净选静坐,之所以叫做“静坐”,就是要用最和平的姿态去反对当权者。

我不知道这位朋友是第一次出来混。。哦,不是,是出来上街请愿,还是故意散播谣言闹事。这位在我面书的朋友,从来没有在我的面书活跃过,或者参与任何讨论。他不单单在我的面书留下了这段话,还到其他地点的Bersih 3.0 面书网页上留下同样一段话,“怂恿”出席者扔掷鸡蛋。

如果他是被派来煽动集会参与者做出挑衅的动作,那么这场“精准的失控”真的已经部署了好久。可恨的是我们竟然没有看穿。

如果他真的只是个没有经验,第一次参与大型集会的人,那么参与428集会的人群中,有多少是抱着这样“天真”的心态出席的呢?弄不清楚为了什么上街,弄不清楚为了什么要静坐。而 civil disobedient 的真正意义,又了解多少呢?就这样胸口挂着个“勇”字,大摇大摆走到最前线,其实是更加危险的啊!

还有这位大姐,这是一个和平集会,不是让你泼妇骂街的叫骂场。人家挑拨几句,就这么容易就动怒,还这样辱骂记者。。。结果招来话柄,把自己变成了网络红人 Perempuan Cina Biadap,并让国阵媒体用来大肆渲染。真是羞家!

(二)

我在早上10点多抵达茨场街附近。离开静坐集会还有4个小时。但发现一早到场的集会者们已经处于亢奋状态。顶着大太阳,口号喊不停,举着布条从街头喊到街尾,街尾再走回街头。。。似乎都不想保留体力,以防任何突发事件。

警方反制时间是集会将近结束的3点多。倘若警方如上次集会那样,一早采取行动,催泪弹水炮车2点钟就开始追你九条街。。。 太早用尽体力,一定会死的很惨!

(三)

集会结束后,回到家重复的看了好多网络上的录影。

往年的集会,水炮车扫射后,群众的反应只有两个:一,马上散开;二,坚决不走,坐在地上认有辛辣的化学药水扫射。
这次我看到的是一些人在躲过了水炮车扫射后,刻意的转身跑回水炮车前面,向水炮车扔掷物件。

没有人知道这些冲回水炮车前面“报复性”的扔掷物件的人,是不是一早被安插在人群中的无间道。也不知道是不是有出席者后来有样学样,跟着做。

这些视频,看了觉得莫名困扰。

记得Bersih 2.0的时候一位拿着国旗的男子,把催泪弹拾起扔掉,却被主流媒体扭曲成“持刀男子扔掷催泪弹”吗?好在网民们很快的找到原本照片,证明男子手上是小国旗而不是小刀。

往年网络上流传着许多警方暴力事件的影片/图片。警方为了证明自己的“清白”,后来也剪辑了一段影片。尽管如此,这段出自警方的影片,公信力欠佳。

但我却相信这次的集会,一早被安插在人群里的SB们已经拍下了那些“暴民”举动。这次警方的录影,一定是更有备而来。甚至比以往更加有“公信力”。

当中最有公信力的,应该算是剪掉了“警车撞向人群”和“伤者被压在车底”这两幕,只留下“暴民推翻警车”的那个片段。

(四)

这次的集会,最遗憾的是“主办单位”(也不知道该不该这么称呼,毕竟公民运动怎么“主办”)并没能好好的把讯息传出去。

这最大的原因,是人数太多,而且不够集中。

下午3点多,安美嘉已经宣布集会成功,并呼吁大家和平解散。很多(尤其是在人群另外一边的)人,根本不知道。因为人太多,我无法挤到前面。站在人群中间。不要说我听不清楚,我甚至不知道有人讲过话!

相信这次的集会人数这么多(而且分布得很散),是净选盟筹委和志工们都始料不及的。因此无法把消息传开去,让许多人不知道其实集会已经解散,而依然在那里留连。最终还成为了警察的目标。

 

(五)

这次集会,虽然喊着“干净”的人很多。但是垃圾虫更多。走在路上,看到满地都是水瓶,垃圾。

不要告诉我这是因为警察追人慌乱中掉的。这些都是在警方还没有开始行动之前我看到的。一些人喝了水,就顺手把水瓶留在地上。

天气炎热,一些人就不停的拿出纸巾擦汗,然后就随手乱扔。

各位,“上街指南”提醒说要带小面巾。面巾不是只有在催泪弹射过来的时候才有用的。天气热,还可以用来擦汗。

428集会后回到家,收到朋友的简讯。号召大家:如果可以,请换衣回到集会地点附近收拾垃圾。许多身穿黄衣的朋友无法在集会后留下来善后,因为警方正在发疯似地找黄衣人的碴。

下次集会,可以的话,请把垃圾带回去丢掉。保持干净清洁,才不枉我们高声喊“Bersih”,不是吗?

当养牛遇上教育,我们用养牛的方式培育人才?

Posted in 生活 (Life), 社会 (Society), Uncategorized, 教育 (Education) with tags , on April 22, 2012 by sanjiun

近来,占领“不独立广场”闹得满城风雨,网络上许多话题都围绕着 PTPTN。支持大学生的人很多,又是送帐篷,又是送水,送饭的。我自己也和朋友凑了点钱,买了些用品过去。。。Anyway, 这不是重点。

反对这群大专生的人声浪也很多。一些人说,这群大专生借了钱不想还。根本就要不得。根本就是一群好逸恶劳的年青人。

很好笑。说话的这些人究竟明白什么是“好逸恶劳”吗?如果学生真的是这么好逸恶劳,会信念坚定,日复一日的在“不独立广场”坚持(僵持)那么久?

也有人说,说这群大专生在国债高筑的时候要求免费教育,简直就是不理智。读书读去哪里了?

刚刚在面书看到一则朋友的帖文,说出了我心底的话:

如果不是大專生們勇敢的進駐獨立廣場,會有人開始探討PTPTN的制度與其不合理的計算方式?

如果不是大專生們勇敢的進駐獨立廣場,會有人開始探討高等教育制度朋黨化功利化?

如果不是勇敢的大專生們,我們會關注並反思高等教育制度的種種弊端?你說這些大專生無賴,倒不如反省自己這些年來的沒種,在姑息養奸。

免费教育是这些大专生的诉求。是他们希望这个国家能够做到的。会提出这样的诉求,很大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眼巴巴的看到这个政府如何把白花花的银两亏掉,却无心搞教育的缘故。

政府花钱如流水,高官吃的脑满肠肥。但是大专生却在毫无头绪自己念的科系是否真的有出路,有无市场需求的时候,就被迫签下如同卖身契的 PTPTN借据。毕业后才发现大学offer的科系,毕业后完全没有市场需求。找不到工作之余,被迫要举债度日。Johan 的几句话,就道尽了被分配到没有市场需求科系的毕业生困境。

Temuduga ku hadir, mahasiswa luar nagara diambil;
Jawatan kurang, majikan tempatan tertekan, majikan asing segelintir;
Produktiviti dan keputusan perlu, latihan ku berkurangan, pendapatan tinggi satu impian;
Pekerjaan rendah ku sanggup, kelayakan terlalu tinggi dikata, pekerja asing dipilih;
Berniagalah ku terpaksa, kemahiran ku tiada, keinginan ku ada, tenaga tertakda;
Tak tertahan ku menyara, PTPTN kena dibayar.

他们并不是真的想在国债满满的时候要求免费教育。如果这个政府够透明,如果这政府在花纳税人的前的时候思前想后。。。就算大专教育继续收费,他们也会知道这是无可厚非的。

或许废除不废除,免费不免费,根本不是一个问题。问题是这整个制度充满了弊端。从贷款,到大学素质,科系分配,到教育是否符合市场需求。。。这些都是更大的问题。我们的整个教育制度都需要检讨,改革。

暂且不管这些学生的诉求是100%合理。但是高官们从未聆听过个中缘由。Occupy Dataran 至今已经多少天了?有没有任何一位部长大人亲自去听听这些大专生有什么话说?为什么他们如此不满。宁可日日餐风露宿,被执法者欺凌也不愿离开?为什么高官们都在关注演唱会是否顺利进行,却没有人愿意关注这群国家未来栋梁的心声?

他们不是读书读坏了脑袋。只是想通过这样的举动,来引起社会的注意。就好像BERSIH一样。我们都知道这个政府无意改革,甚至不想要一个公平的选举。走上街头未必有效。但却是最好的方法告诉当权者我们的不满,引起社会对于这个课题的注意。

政府老是摆出高高在上,大家长式的态度,把人民当成三岁小孩,也把大学生也当成三岁小孩来管理。

占领华尔街的美国人问:

Why is there always money for war, but not for education?

.

或许这就是那些参与占领“不独立广场”的学生们想要问当权者的问题

高官们有钱买贵了这样,买贵了那样。。

养牛,养明星,还要养熊猫。。

为何就是不愿多花点钱搞好教育?

高度戒备时的 autopilot

Posted in 环境 (Environment), 社会 (Society), 政经文教 (Politic) with tags on April 15, 2012 by sanjiun

看到这篇文章,越读越心寒。11号那天的地震到今天已经过了那么久。我们的政府高官们似乎一句话的没有说过。

RTM remained strangely silent but later spilled it out in its main news at 8.00pm. However, it chained together the events and the various actions taken by the authorities without any coherence, thereby causing greater confusion.

No one, including many in the agencies themselves, knew what was going on or who was doing what – from the time of the Met Dept’s alert to the Police to the fire department or the other local authorities.

It should be remembered that in emergencies and natural disasters, people turn to television as their leading source of information – not just news and entertainment.

从地震的那一刻,各位高官忙着在国家皇宫享宴,主流媒体应该都忙着报道元首登基的过程。

地震过后第一时间,网友们自动自发的去搜查有关地震的讯息/地震强度,有没有海啸警报,联络/发散消息。。。

不少民联领袖们也纷纷通过推特,面书传播消息。唯独政府高官,甚至纳吉却竟然好像没有一回事。就连首相引以为荣的“亲民”面子书,到了当晚,依旧没有发布任何有关地震/海啸的消息,或作出任何安抚民心的动作。

Very glaringly, no one from the Cabinet said a word, or called on the public to stay calm. Suddenly, the nation was on auto-pilot as Prime Minister Najib Razak and his government ducked the issue.

What if the Aceh quake had not occurred in a side-slip zone and a killer tsunami like the one in 2004 was generated?

整个马来西亚,顿时处于Autopilot 的状态。第一手最新的消息,警报等等,没有通过主流媒体去传递。反而通过了社交网络来传送。

马来西亚虽然不处于Ring of Fire,但是近年来天灾(水灾,土崩,甚至地震海啸)也不间断。地壳的移动,大马不会永远处于安全地带。

不禁要问,倘若上周的地震,海底的断层被顶起,因此引发了严重的海啸,我们政府是否有紧急应对的政策?

我国近来开始进军高危险工业。政府甚至不顾人民/环境的安危而批准让一吨吨的山埃进驻武吉公满的金矿场,允许带有辐射性的稀土和废料在我国进行处理,甚至有传闻指出将要在靠海的波德申兴建核电厂。。。

政府口口声声说这些工业有多么安全。但我们至今不只对政府监督的各项工业没有信心,有岂会对政府监督的高危险工业有信心?

一旦地震/海啸/水患,对危险工业的建筑物有任何的影响。我们是否真的可以把自己的性命委托在政府的手上?

下一次当天灾来袭时,我们的政府是否有完整的应对机制?

抑或是,政府会再一次让整个国家陷入 autopilot 的状态?

 

Stand up and be counted — BERSIH/ Hijau 3.0

Posted in 环境 (Environment), 政经文教 (Politic), 活动 (Activity) on April 4, 2012 by sanjiun

看见面书里,有些朋友问起,要参加黄色集会还是绿色集会?

其实这个阶段,我倒觉得什么颜色已经不重要。人民走上街头,是因为这个政府一意孤行,完全不理会人民的权益(和建康)。。

我们要一个干净的政府,一个干净的选举制度 — 而政府却敷衍式的通过了一个没有实际用途的选举改革报告

我们要一个干净的居住环境,一个没有辐射废料污染的家园 — 而政府却一再替稀土厂护航,甚至在这么多反对浪声中依然坚持把临时营运执照发给莱纳斯。

我们要求的是一个尊重民意的政府,一个干净透明的制度。不管是要求一个干净的选举,还是拒绝有毒工业在大马运作。一个以民为本的政府,应该是在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都以自己人民利益为出发点,作为最大的考量。“以民为本”不应该只是一个空洞的口号,华丽的广告词。

只要自己坚信自己所支持的理念,勇敢表达自己的意见,捍卫宪法赋予我们集会的权力。4月28日那天,不管你我身上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我们见面依然会点头微笑,为了给我们下一代一个更好的制度而昂首阔步。不是吗?


Just stand up and be counted.

29岁那年

Posted in 环境 (Environment), 社会 (Society) with tags , , on March 30, 2012 by sanjiun

29岁。

你是否记得你29岁那年在做什么?

努力赚钱?享受人生?谈情说爱?谈婚论嫁?甚至生儿育女?

29岁那年,谢国良就这样离开了人世。

他没有机会真正体会这个花花世界,没有机会和心爱的女生拖小手,没有机会给妈妈抱孙子。

讽刺的是:他出生在一个和稀土提炼厂抗战的年代,他的一生也在一个和稀土提炼厂抗战的年代结束。

就这样,他的一生贯穿了两个稀土厂。

 

可惜,和莱纳斯的抗争至今还没有结束。

而当年在红泥山运作的亚洲稀土厂仍在继续清理着多年前还未清理完的辐射废料。

 

29岁那年,谢国良走了。

或许对国良来说,这是解脱。

或许对黎妈妈来说,国良比自己先走,总好过她先离开国良。

黎妈妈伟大的母爱,我们都会记得;

黎妈妈这些年流的泪,我们无法想象;

黎妈妈这辈子的痛,我们更加不会忘记。

然而,逝者已矣。离开的人已经不在。

而我们这些活着的人,又要把怎么样的未来,留给我们的下一代呢?

照片取自 Dino Goh 面子书

You help me, I help you; you give me rare earth waste, I give radioactive soil

Posted in 环境 (Environment), 笑一笑 (Just for Laugh), 转载 ( From Other Blogs) with tags , , on March 18, 2012 by sanjiun

话说一群网友去了红泥山亚洲稀土厂储存稀土废料的地点一趟,不只测量了当地(和附近)的辐射量,还很有心的准备带一点手信回来给我们远在 Putrajaya 的“楂fit人”高官们。

他们说,既然高官们坚持说稀土废料没有毒,而且还可以建游乐园啦,公园啦,可以当肥料啦,等等等等。

所以这群网友冒着辐射铲起了当地的泥土,准备拿回去种菜,然后请高官们吃一餐“辐射宴”~

纳吉总是说:“You help me, I help you”

这回该是人民礼尚往来的时候了。

“You give me rare earth waste, I give you radioactive soil”

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希望高官们笑纳哟~!

不是人民“反政府”,而是政府在“反人民”!

Posted in 环境 (Environment) with tags on March 16, 2012 by sanjiun

最近总听人说,一些人(包括了国阵支持者/成员党党员/怕国阵怕到要死的人/只阅读主流媒体的人)说,反对莱纳斯(稀土厂)等于“反政府”。

人民反对莱纳斯,签下联署,拍照贴在社交网页上,走上街头抗议。。。人民的要求很简单,无非是想要政府听听人民的声音。我们根本没有把莱纳斯和政府划上等号。

很好笑。曾几何时,“莱纳斯 = 政府”了呢?是谁,把这两样东西画上了等号?

我们根本没有“反政府”。如果政府真的以民为本,考虑到人民的健康/感受,我们根本没有“反政府”的必要。但眼下,政府执意维护有毒工业,妄顾人民的健康,搞得人民没有办法,被逼“反政府”了!

原子能执照局千方百计把稀土描绘成安全废料。这年头,网络搜索变得简单。人人都可以坐在电脑前面自己搜索资料。中国稀土业的发展已经是一个活生生的例子在前。加上家门前就曾经有一家亚洲稀土厂。没有人能够给于我们一个合理的答案:如果稀土废料安全,为什么中国和澳洲当局拒绝莱纳斯设厂的申请?

稀土工业很安全?不要开玩笑了,你连三岁小孩子都骗不了。

从武吉公满的金矿厂,到莱纳斯稀土厂;从边佳兰石化厂,到建议兴建核电厂。反对的声音,都被标签为“反政府”。

但国阵始终不明白:

不是人民要“反政府”,而是政府始终不愿意站在人民这边。

不是人民“反政府”,而是政府在“反人民”!

http://images.epochtw.com/20120227/a3-4.jpg

照片来源:AFP

Follow

Get every new post delivered to your Inbox.